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

冰桶挑战背后的无路可走

一个为ALS捐款的创意"冰桶挑战"在大陆日渐火热,但它的走向却变得商业化和娱乐化了。当娱乐明星IT大佬为此狂欢之时,还有多少人知道,ALS究竟是怎样残酷的一种病症?

渐冻人症,是一个渐进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。随着病情发展,人的肌肉逐渐衰弱、萎缩。 最后,大脑完全丧失控制运动的能力。最为残酷的是,那些患有晚期疾病的病人仍可清醒保留发病前的记忆,以及同样的人格和智力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最著名的渐冻人叫霍金。

8月22日早上,一位叫汪必丹的24岁渐冻病人打通财新传媒的电话,她三岁患坏血症,五岁肌肉萎缩,17岁被确诊为进行性肌萎缩,短短一生中有21年生活在病痛折磨中。

鲁迅先生有篇文章叫做《略论暗暗地死》,大意是说,在暗室中孤独死去,是人世间最为寂寞和悲惨的事。虽然他是医生,但彼时想必还不知道渐冻人症。否则他也许会说,当世之中,渐渐的死实在是超过暗暗地死。那是清醒的看着自己一点点死去,却无能为力。"连自杀都做不到。"

渐冻人症让我想起去年也是在8月病逝的程浩。他在知乎上一个调查类问题"你觉得自己牛逼在哪儿?"中写道:

我自1993年出生后便没有下地走过路,医生曾断定我活不过五岁。然而就在几分钟前,我还在用淘宝给自己挑选二十岁的生日礼物。

在同龄人还在幼儿园的时候,我已经去过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大城市的医院。在同龄人还在玩跷跷板、跳皮筋的时候,我正在体验着价值百万的医疗仪器在我身上四处游走。

我吃过猪都不吃的药,扎过带电流的针,练过神乎其神的气功,甚至还住过全是弃儿的孤儿院。那孤独的日子,身边全都是智力障碍的儿童。最寂寞的时候,我只能在楼道里一个人唱歌……

近些年,我的健康状况日益下降,住院的名目也日益增多,什么心脏衰竭、肾结石、肾积水、胆囊炎、肺炎、支气管炎、肺部感染等等。

二十年间,我母亲不知道收到过多少张医生下给我的病危通知单。厚厚一沓纸,她用一根十厘米长的钉子钉在墙上,说这很有纪念意义。

小时候,我忍受着身体的痛苦。长大后,我体会过内心的煎熬。有时候,我也忍不住想问:"为什么上帝要选择我来承受这一切呢?"可是没有人能够给予我一个回答。我只能说,不幸和幸运一样,都需要有人去承担。

命运嘛,休论公道!

人于生死之间,很多事看得最为清楚。当在此时,人生意义为何?

面对这样的问题,一切的教育问题简直毫无意义。最重要的只剩下一个:为何而学?

汪必丹没有念过书,识字、拼音、普通话都是跟着收音机、电视学的。而程浩在临死之前还为自己留下了一个庞大的自学计划:

1.  阅读10部关于西方哲学的著作

2.  阅读儒、墨、道、法等学派的主要著作

3.  阅读各类畅销书50部

4.  学习新概念英语全四册

5.  学习英语500小时(共1000小时)

6.  写下50份读书笔记+思维导图

7.  写下50部短篇小说

8.  写下一部长篇小说

9.  ……

他对自己如此读书的解释是:我觉得这是认真生活的表达方式。

有人说,只有无路可走才会遇到光。只有生死之间,面对的才是真正的问题。

去掉冰桶挑战的娱乐化心态,让我们以严肃的态度看待它的背后。那里不但是教育,也是一切生命的终极所在:爱。

爱,怜悯,爱人如己,相互扶持,相互照耀,这是全部的尊严所在。体会不到这些,就根本不算受过教育。

不是么?

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

欺软怕硬

小朋友的脾气大涨,但与以前相比,也多有收敛的地方。它的理智明显在加强,越来越晓得看周围的形式。

打架也是一样。

无论怎样跟她说,不要打架。但是仍然无法全部避免。不过,倘若仔细观察,发现也有规律。这规律,大抵就是欺软怕硬了。

对于比它小的小朋友,她会毫无吝啬的发脾气,手脚并用去打。但是遇见比它大的,则要考虑一下,是不是惹得起。

它也懂得地盘的概念。如果在自家,那可能不会有丝毫的保留。如果在别人家,那就不一定了,一般来说,总要先保持矜持的。

所以我猜,人的恶果真是天生的。尤其是,站到圣经的角度来讲,就更加对了。

当然我说的恶,从世俗的角度来说,并非说它不好。它显然是一种动物性。对于自我保护所做的一种本能的意识增长。

不过,欺软怕硬终归是不好的。时间长了,等它长大,我很担心它由此入党。那就麻烦了。

因此,对于未来,告诉他如何分辨在哪种立场上采取软硬的态度,也当十分重要。

2014年8月2日星期六

Fwd: 狐假虎威的结局

---------- 转发的邮件 ----------
发件人:"baiyuji" <baiyuji1989@qq.com>
日期:2014年8月2日 下午10:25
主题:狐假虎威的结局
收件人:"baiyuji@gmail.com" <baiyuji@gmail.com>
抄送:

《战国策》里最后是这么描述结局的:"兽见之皆走。虎不知兽畏己而走也,以为畏狐也。"然后就完了。一直以来,我对这个结局都不太满意。老虎如果这么蠢,岂不是要饿死?

有一次,就着大家很高兴,就讨论怎么改结局。后来就变成了这样:

其实老虎心里很明白,但是一直假装不知道。但为了显示自己在这方面的愚蠢,就每天请狐狸去抓兔子给自己吃。狐狸也很高兴,进贡给老虎一点,剩下的全归自己,不知不觉就成了森林里最富贵的兽。

狐狸越来越贪婪,森林里怨愤很大。老虎有一天突然把狐狸抓了。说:你骗我!其实野兽都是怕我,哪里怕你了?然后公告天下,细数狐狸十大罪,直接给车裂了。然后对豹子说:以后,这个位子就是你的了。

森林里一刹那锣鼓喧天,整天嘀咕老虎的动物都说他太英明了。还有很多野兽,感动的都哭晕过去了。

老虎听了报告,很满意。他慢慢的也嘀咕了一句:"傻逼"。然后转头对豹子说:今天咱们吃谁?

2014年7月6日星期日

以天地为师

小朋友日渐长大,但没有很大兴趣学认字,因此让其自由发挥的时间随之渐多。

前些天,跟朋友讨论,说到这个,就扯到各自教育的问题,发现做父母的,大约都觉得自己做的对,而对别人的方式嗤之以鼻。虽然像我这样一个从小被批评大的人,大多数的话被自动过滤掉了。但仍然觉得,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。

教育说起来相当宏大,一般人一说起来,都从国家民族的角度入手,甚至进而扯到世界及其外面。但看得久了,我想它本身不应该有一定的定势,不能说哪样做或者哪样的模式最好,压过了其他的模式,因此必须高傲的去宣传,以免影响地球的未来。因为人本身就是千种万种,每个人都不一样,怎么能用统一的方式?

如果说真有统一的方式,那也应该是统一让其通过不同的方式发展出最大的自己。

扩展开来,这世界万物生长,各有定时。人也是一样,面对这样一个时空,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以天地为师,寻求其中的大道。当然,很多人也跟我争辩说,为什么只有你说的是大道,而我说的不是?或者说,为什么你看得那些才是经典,而我以为的不是?有时候,这样的争辩还出自一些模式教育的人口中,尤其显得矛盾。但这个问题的答案也相当显然,邪魔外道也是道,但大道如何,正如圣经所说,虽天地不言,却早已明示其中。又何须争辩。

因此对于小朋友的生活,我也力求如此。每天看见的天地万物,都是师。从中看其生长死亡,挣扎死亡,以及各种互联性,从这得出的简朴道理,我相信更为持久。这一些,亦不用刻意去教,却可以终生探究。还有比这天地万物更好的教师,更充满魅力的学习内容么?

把一颗种子放在土壤中,是它最好的生长方式。但有些时候,我们实在看得太高太远,而忽视了大地上的一切。

2014年7月5日星期六

大是大非的脸

前几天,看见一篇《我读大陆读书人的脸》的文章。但这位薛仁明先生的论调很奇怪。他还没搞明白大陆有没有读书人,或者有没有脸的事,就开始论断了。这件事我不好争辩,那就权当大陆读书人有脸罢。

他开篇就教训说,那些人的脸很不好,躁怒愤戾,天天骂娘。这尤其让人担心下一代,怎么才"能身心健康"呢?我理解薛先生的忧郁,倘若下一代仍然躁怒愤戾,那很可能,中国要长得不像样。不过,如果文章只是这样,还算不得奇。紧跟着他说了句让毛族席都不好意思说的话:"百年来生灵之涂炭,关键原因,是读书人性情之失其正。"

如果不是大心脏,我大约已经昏过去了。原来读书人千年以来酝酿了一个极大的阴谋,就是不给人好脸,以此造成生灵涂炭,最后被皇帝看出来,因此杀的他血流成河,当真是活该如此。但想了想,我又觉得疑惑了,倘若读书人真有这么大的本事,又何必天天骂娘?在国内只需天天吹捧就可以天下太平,一旦遇到敌人就出去让其生灵涂炭。谁敢惹我们。所以这逻辑一定不太对。

我想,权力一旦形成不可制约的力量,读书人和政府之间,就无可对比。无论读书人有怎样强大的团体,身心再健康,都不可能敌得过刀枪棍棒。这就是人为刀俎而我为鱼肉的意思,所以一个人不去指责刀俎的暴虐残忍,反而说鱼肉被宰的时候心情太差,因此造成了更多的鱼肉被杀,这真是毫无心肝的话。

近年来,这样的人越来越多,以至于我不认为读书人有脸。但我从来没这么说过,对坏人来说,只要你说了真话,他一定会说你诽谤。等你真的要诽谤,那又变成坏人了。所以沉默好一点。但你不能蹬鼻子上脸,最后连心肝也没有了。这让我不得不捡起社会良心来救你,完全是你逼得。

薛先生说,读书人凭什么以社会良心自居?这真是好问题。如果读书人不是,那就剩你是了,我想那还不如读书人是。孟子说,道之所在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孔子又说,忧道不忧贫。当此之时,家国如此,做社会良心不就是修身?

王小波说,我一生,要去论断是非,否则道理不给你讲明白,有趣的事也不让你遇到,我只是开始的太晚了。对我来说,道之所在,就是大是大非。如果连社会良心都拿出来摆弄指责,只能说明礼崩乐坏。那些手拿道德棍棒说别人怎么那么道德的人,估计也是一张长着猫脸的叭儿吧。


2014年5月2日星期五

小朋友因为昨天爬山太累,今天直睡到十二点方清醒。早晨起来,房间里寂然无声,没有了往日大呼小叫的动静,陡然间竟突觉冷清。想到日后,它也将有自己的生活,就此离开这里,大约也是这样的罢。

而我自己,这些年东奔西走,老父母是否也是如此。深思古人所说"父母在不远游"的道理,其实含有很深的意义。多年以前,我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讲课,讲到"子欲养而亲不待"失声痛哭,这体悟直到今日方稍有体会。

但人生事,实太多无奈。想起我们的每一次抉择,又有哪一次有的选?看起来大路千条万条,但为人心智一定,多数实在只能是华山一条路。

现代化带给人类的千般便利,实在与不便一样多。以往的时候,谁又能想到,此生可以顷刻间相隔千山万水,一刹那又可相见。如果没有这样的事,大家也许仍然在故乡守着一家大小,做安静的梦吧。

如果每人一个中国梦,我的绝不在这个时代。

2014年4月3日星期四

东方不败情节

作为一个基督徒,我一直希望小朋友有可能去教会学校。

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打听,有没有人办。后来得知以前认识的一个教会在做,就去问他们的带头人。

起初打了一次电话,没有接。我短信说了打电话的目的,然后收到短信来问我如今在什么教会,我如实回答了。然后就无下文。虽然里面有警惕的意思,考虑到如今教会的生存境况,我也没在意。

我没放弃,前几天在微信上又问了一遍。结果今天才收到回音。内容是,我们认为,教会学校是圣约共同体的。

这让我多少有点惊讶,因为这一句分出了"我们"和"你们"。强压怒气,我回了一句"教会的们从来都是开着的。打扰了。"随后我拉黑并删除了他的威信。想就算了。

没想到紧跟着来短信,原文照登:"门开的咋不见人来,有好处就来了?我们强调圣约共同体。教会开门是开福音的们,圣约共同体的好处只向彼此立约的人开,包括教育。教会搞教育就是私立学校,怎么就得向你的孩子开放呢?"

这让我怒气难抑。随后回复:"作为基督徒,我当然首选教会学校,但我不在意是谁在办。有好处么?倘若以你这样狭隘的观念,请我也不会去。彼此立约,是向谁立?何为约?你搞明白了么?还来质问我,真不知你怎么想的。看看史上那些伟大的教会学校吧,不要说是面向肢体,就是外人,它又是如何对待的?话不投机,言尽与此,无需多言了。"

后来平复心境,想想真是好笑。这圣约共同体本就是后来的概念,居然超过经书的性质。

我想一些家庭教会的做久了,大约慢慢养成了独尊的想法。我从未想过一定要去,而只是选择之一,更何况自己浸染教育多年,多少知道办学的一些途径或方法,做也是合作。在那里居然就变成有求于他了?而且还自认为是"为了好处"才求,可我生平艰难无数,却几乎从未求过人。这种问法,真是何种心态啊。

而教会通过一些所谓的概念,把同是神的子民分出"我们你们"且拒之门外,大有"不入我门难得进天堂"的气概,意味着想要我做事,就先要纳投名状,因为我们叫"圣约共同体"。这是要垄断天堂么?而小团体作为契约就是一致的利益共同体,黑帮才这样做。

最后说"私立学校"云云,想来也根本不明白何谓私立,何为私人?如果早说那是"私人学校,不带你玩"那多爽快,我半个字都不必讲了。从这些话,分明其亦不懂教育。

一群基督徒,居然还不如那些非基督徒懂得开放包容,懂得爱和怜悯慈悲,夫复何言。因此就算了吧,从此断了在重庆去教会学校的念头。